渣茶子

我所爱的,所厌恶的,很多时候无人看见;我掩饰的,我渴望的,被汝等明察,不差分毫。

所需只一斩立决矣。

一个废弃的记忆宫殿的一天(双死亡设定)

clef和kondrak在床上谈话。办公桌上放着半碗奶油蛤蜊汤。
一口没动。

”clef你个猫崽子如果再他妈说我是个恋物癖我就杀了你。”
”well,那我会等着那一天的。”
他躺在地上,呲牙笑的像个捕兽夹。
“这样我就是个东西了。”

kondraki爆了一句粗口。

然后被用双管猎枪怼到了隔壁bright宿舍走廊的墙壁上的玻璃的碎片上。
哦。
还有他可怜的发福蝶。

“不过那一天还远着呢。”柴郡猫博士轻笑。他起身拾起地上的西洋剑,抿了一口桌上的诡异玩意然后抽了抽眉毛 。

或许猫毛可以泡点加料的奶油蛤蜊汤什么的-他相信蝴蝶先生一定不会拒绝那一点亚硝酸盐和硫化钾。
薄荷蝴蝶口味。
量身定制。
他轻轻抚摸着微微发烫的枪口,笑着走出办公室。








但毫无意外的,我们知道。
kondraki再也喝不到奶油蛤蜊汤了。





---大概是那人已经前往向“那东西”的路的原因,任何汤里也不会再出现他出于恶意下的毒了。

或许kondraki会怀念那一天。
但glass并不认为墓碑做成蝴蝶和音符是件好事。
毕竟他们终将会被众人遗忘。

--------向赴死者致敬。

2018,3,25
渣茶子

装作我有在码文。
这两天真的有好多事qwq
我们老师说如果这次我考回不到全校前十就把我挂到我妈那说我有男朋友
什么鬼啊!根本没人要好伐?
茶式惊恐
不过某种意义上也对
iceberg已经和我结婚了啊(去你
不过这段时间真的要忙起来了









评论(4)

热度(27)